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步云端,我心飞翔

再美好的生活,也离理想有一定的距离;再快捷的前进步伐,也赶不上飞翔的速度!

 
 
 

日志

 
 
关于我

国内知名重点大学法学硕士,曾经长期从事经济体制改革、金融证券监管、融资担保、扭亏增盈、生产运行、机关文秘等方面工作,发表了大量经济学论文和专著,并曾经长期在企业一线学习、服务,主要在企业战略、市场营销、调查研究、人力资源管理、招商引资、融资担保、方案制定、信息共享、法律咨询、写作指导与服务等方面为企业提供服务。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医学故事(上4) [转载]  

2011-10-17 08:33:54|  分类: 生物制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章:太爷的逝世

初一快放寒假了,有天父亲突然到学校找我,说太爷不行了,让我赶快回家。

路上父亲说,太爷一直念叨着我!等我赶回家,看见家里很多人,太爷的床前也站满了人。

太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色灰暗,我的心里止不住的难受,急步向前握住太爷的手,开始切脉,细若游丝,仍有滑数之象。

我招呼父亲一起扶起太爷,給太爷喂了勺香油,然后使劲给太爷拍背,不一会儿,太爷悠悠地醒来。                  

随后,我开了一付二陈汤加上葶苈子、人参。太爷看过之后,微微地点了点头。

我把药方给父亲去抓药。太爷喝药后,下午气色看起来好了许多,可以下床了,全家人都放心了,但我的心情依然很沉重。

太爷长期吸烟,肺里粘痰太多,累及心脏,再加上年龄的缘故,脏腑功能衰竭得厉害,情况很不好,而太爷却仿佛心情很好,喊我陪着他晒太阳,祖孙俩坐在场院里,太爷断断续续地给我讲中医。

太爷说他很遗憾不能将药物的炮制和针炙教给我了,许多的疑难杂症也没有机会带我看,最遗憾的是对生命的预测,这是祖传医术中的一部分。在农村一般对于晚期危重病人,医生都要告诉家人估计病人什么时候死亡,让家属做好准备;有些病人是外乡的,该提前回去,人死在家中比死在外乡好。

由于我一直不相信这些东西,太爷也没有勉强让我学,所以为此深感遗憾,太爷告诉我,他将在正月初八去世,最近一个月不会有事的。

在以后的几天里,太爷吃饭食欲好了些,家里人都说是我用中药调理的结果,而我心中对“正月初八”一直放心不下,我不知道是该相信太爷,还是该不相信太爷。

春节后的初五初六两天,太爷精神依然很好,我就怀疑太爷对风水对四柱的研究,太爷说:“我已经给你爸交代了我选好的安葬我的风水宝地,不要为我担心,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然后给我讲行医的注意事项:

“第一点:学医不可半途而废,要迎难而上!”

“医生救人,十个治好八九个就很不错了,治不好的情况有很多原因,不能因此而灰心丧气,更不要因治好几例而骄傲自满。医生永远有解不开的难题,如果没有,那首先医生自己就可以永远不死。医生总会不断面临新的疾病,新的困扰,这是自然规律,同时也说明人身奥秘之无穷无尽,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参透,不要放弃困难,要不断总结已取得的经验,为新的问题做准备,当问题错综复杂时,不要钻牛角尖,退一步从大处着眼,从阴阳入手,又会有一条新路……”

“第二点:治病一定要顺其性,养其真!”

“顺其性就是顺应各脏腑的特性,当升则升,当降则降,当藏则藏,余则泻之,虚则补之,将脏腑调理到最佳功能状态。比如:肝病用柴胡、薄荷,都是顺应肝气升发条达的特性。纵然肝阳亢盛,镇肝泻肝的同时也要反佐少量疏肝之药;肺病用麻黄和苦杏仁,也是顺应肺脏的宣发和肃降功能….”

“养其真’就是培养脏腑不足的精气,让脏腑能量充足,使其物质基础得到补给,脏腑功能自然也得到了修复。如肝病用当归,补肝之藏血;肾病用菟丝子,补肾之藏精;心病用枣仁,养心安神……”

“脏腑之真得养,脏腑之性得顺,其病不治自愈!”

“第三点:要用辩证的眼光看待疾病,慢性病没有绝对的寒、热、虚、实,治病要寒热平调、攻补兼施,各不为过!”

“人体所生疾病,有外感有内伤,俗医诊病,皆称‘上火’,且具体到肺火、肝火、胃火等,却不知人体之火乃精微物质所化,如果人体五脏均无火,则冰寒地冻,生命早已衰竭。治火之法,当观人之整体,有上热下寒,也有下热上寒,有外热里寒,也有里热外寒,有一脏寒而它脏热。并非一味泻火,若能用自身之热散自身之寒,用药寒热搭配,四两拨千斤,引导人体气机进行寒热对流,至稳至妥,邪去而正安。如若一味苦寒,中病仍进,邪气虽退,正气已伤。使原本有寒的脏腑雪上添霜,最终酿成顽疾。许多经典的名方如半夏泻心汤、乌梅丸等,无不体现寒热共调之精髓。”

“医者用药存乎一心,即辩寒热虚实之轻重比例!如胃病,有三分热七分寒,也有六分热四分寒,衡量各自比例,用药方能立竿见影;又如肾虚,有八分虚两分实,一味进补,可以导致经络郁塞,补而不通,反而上火,补中有通、有泻,则补而不滞,填而不松……”

“人道如医道!做人做事不可偏激!阳中喻阴,阴中含阳!此万物之本源,无纯阳亦无纯阴!明白这些道理后,行事就不会太过而又不及!用药不会过偏而又不足!”

“这些道理深中有浅,浅而又深!各人理解均不相同,希望你能静心参悟人身之阴阳虚实、病机之阴阳虚实、医道之阴阳虚实、人道之阴阳虚实……”

“第四点:自行揣度细思量,不因他人忘阴阳!”

“医者论病治病,不要受病人和钱财困扰。病人如果能治病就不会请医生,既然请了医生,那医生就要有自己的主见,不要受其他因素的影响;病有新有旧,有轻有重,治疗重病慢性病如同抽丝剥茧,治疗外感如同驱贼荡寇;不同阶段,如何实施要仔细揣度,不可因病家心情急切而忘阴阳虚实之根本;外邪未尽,立用俊补,关门留寇,永留后患;淤血未尽而强行止血,留淤而化为徵积;肠毒未清而强用涩药,痢虽暂愈而后患无穷;不要因病家富贵而妄用补药;更病家贫穷而吝啬贵药;唯有自身心静泰然,方可明白做医生的意义和责任……”

“不可好大喜功,不可急功近利!”

太爷一边说我一边记,从字里行间,我深切感受到太爷对我的希望是何等之大,我只能一步一步前进,决不能退缩!

正月初八上午,太爷仍然很好,但下午太爷有些困了,想睡午觉,我便守在太爷身边看他入睡,太爷入睡得很安详。大约过了一小时,发现太爷呼吸慢慢微弱下来,切脉时脉细若绝,我立即叫来家里人,大家默默地看着太爷安详的离去,而太爷给我讲的行医准则便成了他的临终遗言。

清理太爷的遗物时,在太爷的枕头下面发现一个小木盒子,里面是一套太爷自制的放血治病用的针具,另外还有一本书,书名为《杂病临证效方》,是太爷的手抄本,书中记载了祖辈及太爷行医过程中疗效很好的处方及一些特殊治疗方法,我随手翻了翻,看到最后一页太爷用毛笔记载了桑叶治疗眼充血,通过多次验证特效,并注明此方为振字辈——振东所创(振东是我的小名),拿着这本沉甸甸的书,看着安详而去的太爷,我知道我的学医之路才刚刚开始……

第十一章:孤独的少年

播种一种思想,收获一种行为;

播种一种行为,收获一种习惯;

播种一种习惯,收获一种性格;

播种一种性格,收获一种命运;

太爷的去世给了我很大的打击,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不愿意与家人说话,太爷从小将我带大,给我灌输了很多中医的哲学思想,我的行为习惯无不异于同期少年。

当他们在为玩电玩而逃学时,我却在静坐想着我的阴阳。

化学老师讲水分子是由带正电的氢离子和带负电的氢氧根离子构成,而我想的是氢离子属阳,氢氧根离子属阴,水也是含阴阳的产物。

讲到水电解成氢气和氧气时,我想的是阴阳离决水分子的死亡。

同学之间的交流我没有兴趣,父母的关心让我总想起太爷,好在农村活路重,父母没有十分注意到我的精神变化,我成了孤独的少年……

没有太爷的继续教导,又要面对各种考试的压力,许多时候都想放弃,放弃学医,放弃读书。想到镇上轻工机械厂上班(该厂是家上市公司,工厂最初由一个铁匠铺发展起来,我姑爷爷是创始人,要想上班随时可以去)可我又不甘心,不甘心让太爷失望,想想太爷临终前的话——“学医不可半途而废,要迎难而上。”于是我成了学校最酷的学生,而我自己却认为是最孤独的学生。

物理老师讲到地球磁场,讲到南极和北极的磁极,讲到电磁感应……

我的脑海中浮现的是太爷说过的话,万物都可以分阴阳,我想,地球的南北两极应该为对立的阴阳,而地磁场成了阴阳能量转化的途径,人生活在这个大的磁场中,人身是否被磁化?人身内是否也有小磁场?

按照太爷说的天人相应,头为阳脚为阴,头脚之间是否有如地球南北两极般存在一种看不见的场存在?

没有人能够告诉我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借用太爷说的天人相应,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看到小磁针悬在线上永远指向南北方向。我想到,人卧在床上,床的位置是否应该南北朝向才好!这样人休息时才能得到地磁场的能量补给……

我的少年时期是大脑产生疑问最多的时期,我想我一定要考上大学,一定要解开我心中的所有疑团……

地理课上,老师讲到大海,讲海水是咸的……

我想到了肾脏,肾脏主水,按照五行划分,咸味也属水!

在野外春游看到崇山峻岭,我想到人体的骨骼!

看到书上描述的长江、黄河,我便想到了人体的血脉!

看到肥沃的大地,我想到人身体的肌肉……

太爷教的五行,让我在大自然中时时刻刻看到与人体五脏属性相同的万物……

春天躺在草地上,看着红红的太阳,想着人体跳动着的心脏!

呼吸着清香的空气,便想到肺主气!

多么奇妙的世界,多么奇妙的人类!我看到了天地的五脏……

一切正如太爷所说的——”平时多想想天、想想地、想想身边的万事万物,再想想五行、五脏,取象于天地,类比于五脏……”

太爷的话无时无刻不影响着我,指引着我从大的视角看世界,看人类,看自己……

有次上化学课,老师出了道比较复杂的化学题,大致内容是一种溶液中有几种阴阳离子,相互发生化学反应,告诉了其中几种离子的浓度,要计算某个阳离子的浓度。

看到大家都在写化学方程式,苦苦思考,我却认为如此简单的问题,他们为何要搞复杂,阴阳是相对的,无论怎么反应,最终肯定溶液不带电,正负之和绝对为零,通过已知的数据加加减减就是结果了。

我随口说出了结果,老师非常惊讶,她也正在列化学方程式,看我得出结果,问我如何算出来的,我没有讲阴阳五行,只是说溶液最终正负电荷相加绝对为零,用已知的数据加减就可以得到结果了,化学老师非常惊奇的看着我,也许我的一句话将她多年总结而自以为豪的解题方式给颠覆了,随即便非常激动向同学们介绍我的解题方法,而且有趣的是在这种方法的指导下,许多老师认为是很难的题目都轻松解决了。

太爷说过“当问题错综复杂时,不要钻牛角尖,退一步从大处着眼,从阴阳入手,又会有一条新路!”

朴实的话却让我的世界观时时发生改变,看问题的角度也时时发生调整!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要有远虑,得从大处着手,从阴阳五行入手,才能看到事物的整体发展趋势。

太爷给我播种一种思想,而我收获到一种行为,一种思维的行为方式,当这种方式日久之后,便养成了一种思维习惯,习惯于用阴阳五行看世界。这种习惯与同年少年有些格格不入,他们猜不透我在想什么,但他们却又看到我想问题太简单,有时简单到只分好与坏……

我不知道这种性格会导致什么样的命运,但我却坚定地相信,太爷的这种思想的播种一定能让我早日成为真正的中医,这种思想的播种也让我能轻轻松松的面对学习,结果便是我实现了对太爷的承诺,考取了全省最好的中医学校——省中医学院。

我拿着录取通知书同父亲一道来到太爷的坟前,给太爷烧了烧纸,放了挂鞭,告诉太爷他的重孙考上了大学,可以进行系统的学习中医了……

世间也应该分阴阳,我相信阴间的太爷一定能看到我交给他的第一份满意答卷!

第十二章:我的大学之求索篇
怀着期待,我走进了中医学院的大门。
古朴的建筑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但林间小道上三三两两走过的同学,迎新处老师年轻的笑脸,让我感到中医并不是一门年迈的科学,在今天,随着科学的发展,学习它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老中医”正在向“现代化中医”转变……
入学后第一件事是老师带我们参观
让我最感兴趣的是图书馆,在那里,我看到数以万计的各类医学书籍,真是大开眼界。
我仿佛一条浅溪里的小鱼跃进了大海,在知识的海洋里我几乎迷失了方向,我一有空就泡在图书馆里,如饥似渴地翻阅各类书籍,以至于常常错过吃饭的时间。
中医的整体观、辩证观、精气学说、阴阳学说、五行学说、五脏六腑、奇恒之腑、气血津液学说、经络学说……各种理论,各种学派,无不让我欣喜若狂,而在广泛的阅读中,我慢慢地回忆起太爷当年所教授予我的,往往茅塞顿开。
我感慨于太爷为了领我走上医学之路所做的所有事情,我亦感慨于古人先贤们博大精深的智慧……
“心主血脉,其华在面。”看到这句话,我突然想起一则病案。
年轻女性,两颊生斑,太爷记录的治法是调理心脏,补充气血。当年太爷已经去世,我看着病案,百思不得其解,这句话终于让我豁然开朗,面色是心脏功能的外在表现,只有心脏气血充足,血脉流畅,面部气色自然红润无斑。
“膝为筋之府,肝主筋。”记得太爷治疗膝关节的病变往往从肝入手,当我问及原因时,太爷总是说通过切脉就可以知道,膝关节疼痛的病人肝脉是郁涩的,但我总觉得不太清楚。
”膝为筋之府,肝主筋。”原来古人早就为我们总结出来了。
同时学习的还有西医课程,如果说中医让我有太多熟悉的感觉,而对西医我则充满了好奇,学习中医理论对我而言驾轻就熟,学习西医理论对我也并不困难,所有的东西在我的思维里,自然而然地被分为阴阳两部分。
“神经系统为阳,循环系统为阴;动脉为阴中之阳,静脉为阴中之阴;白细胞为阳,红细胞为阴;我认为补气温阳能升高白细胞,而补血养阴能增加红细胞……”
这样的思路让我对西医理论的理解带来了很大的便利。
但是从小接触中医理论的我面对尸体,却产生了很大的疑惑!
当我第一次走进人体解剖教室,看着解剖台上的几具尸体,我没有一丝恐惧和害怕,倒是满脑子的疑问,我要看看主疏泄的肝,主血脉的心,还有主气的肺,主吸收的小肠,主运化的脾,到底是什么样子,还有那藏精属水的肾与大海有什么关联。
真的有几分失望!
“一切的脏器和家里杀年猪时看到的内脏没有什么区别!”
“还有那些经络,中医书上记载得清清楚楚的十二经脉为什么看不到?中医难道真如社会上有些人说的是伪科学,难道只是风水先生在家里摆八卦摆出来的吗?”
这些眼前所见的和我心中所想的,真的有太多不同!
太多的疑问和困惑让我很压抑,我多年来追求和探索的治病救人的方法,真的只是些看不见,摸不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吗?那么中医的科学性何在?
我有些失望,甚至有些绝望。虽然课程不受影响,还在学习,但我的心中总是存在很大的疑问:中医是否是伪科学?
在大一快结束时,我终于忍不住抓着解剖老师问:“老师,心藏神,究竟藏在什么地方?”
老师有几分尴尬:”同学,我是搞西医的,西医中没有神这种说法,对于心藏神,我本身不是太清楚,你还是问问你的中基老师吧!”
中基老师的一番话基本打消了我对中医的怀疑。
他说:“中医的起源于古代的哲学思想,是古人认识世界万事万物过程中形成的一种朴素的哲学思想,后来发展到运用它治疗人体疾病。心藏神是指心脏具有藏神的功能,这里的神包括人的精神、气质、神采,并非是一种基本物质。中医的心、肝、脾、肺、肾远远超过西医的解剖学范畴,除了包含西医所说的脏器,还包含其所有相关属性的功能。比如,磁铁周围存在磁场,但我们看不见并不代表磁场不存在;打手机时,手机会发出信号,我们看不到,但我们不能否认信号的存在!”
“学中医要从哲学的角度来认识和领会,学西医的目的是为了辅助学中医,不能陷入西医的模式,使自己对中医的理解进入误区。你才上大一,能有这些疑问已经不错了,希望你能站在中医的角度看西医,不能站在西医的角度看中医,只有这样你才能学好中医……”
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诊脉心法》第一页上的几行字:
“凡心浮气躁者,不可与之言脉巧!凡资质愚钝者,不可与之言脉深!凡眼见为实者,不可与之言脉理!凡不求甚解者,不可与之言脉奥!”
太爷的话言犹在耳,“凡眼见为实者,不可与之言脉理!”
是啊!太爷8年前已经提醒了我,而我还是钻进了这个牛角尖!
学好中医要用中医的观念来看世界、看西医!
在后来的解剖课上,我更加坚定了中医理论的正确性。
看到人的大脑时,我立即想到核桃仁,两者何等的相似。太爷说过取象类比,核桃仁能键脑这不就是”取象类比”的例子吗!
看到红红的血管,我想到了丹参、鸡血藤,丹参、鸡血藤能够通血脉……
看到人的脊髓时,我想到了蜈蚣,蜈蚣的外形与脊髓多么相似。于是我便记起太爷曾经重用蜈蚣治疗腰椎严重损伤的病人。
取象于天地,类比于五脏,通过学习解剖学,使我知道,只有明白了人体的内在结构,才能知晓如何去“取象于天地”。学中医的同时学习西医是多么有帮助啊!
《中医诊断学》的内容非常详实,我最关注的是四诊,而其中的切诊只有简单的三页纸,我比较疑惑,太爷如此看重的切脉,在教科书上怎么如此简单?二十多种脉象的描述非常准确,但也有些繁琐,而太爷教的关键脉象——”郁脉”,书上根本没有,是太爷错了!还是教科书错了!
我非常急迫的等待老师讲解切脉,看看他讲的与太爷讲的有何不同……
等啊等,终于等到了讲切脉!
上课了,我提前抢到最前面的位置,怕漏掉老师说的每一句话!
老师首先讲了一个故事。十几年前,为了确定中医教材如何编写切脉这节内容,中医药管理局曾经组织全国十大名中医汇集北京,给同一个病人切脉开方,等十大名医结果出来后再比较,发现十个切脉结果各不一样,但处方思路大体相同,这说明每个人对脉象的领悟和理解是不相同,教材为了防止将学生带入误区,只讲了一些基本的脉法和主病,具体对脉象的学习和研究可以多看看《脉经》和《濒湖脉学》,前提是首先要熟练掌握教材上的内容。
从老师的话中,我明白了为什么切脉部分编写得如此简单。
下课后我从读书馆借来《脉经》,发现王叔和对脉象的研究非常深入,与太爷的《诊脉心法》相比,《脉经》讲得过于详细,临床运用不易掌握,太爷的《诊脉心法》虽过于粗犷,临床上却易于运用,但如果用《脉经》来对太爷的《诊脉心法》进行适当的补充,就会非常完美。
于是一种以头为阳脚为阴,寸为阳尺为阴的框架式脉象模型慢慢在我脑海中清晰起来,太爷说切脉必须切到一万人的脉象,才能有完整的认识,而此时的我,除了几年前同太爷一道看过病人,切过一些病人的脉象,离一万人还相差太远……
我边看《脉经》,边想《诊脉心法》,边练习手的敏感度,然后记下自己对脉象立体框架式模型的构思。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切到一万个人的脉,我会使太爷的《诊脉心法》更加完美……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