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步云端,我心飞翔

再美好的生活,也离理想有一定的距离;再快捷的前进步伐,也赶不上飞翔的速度!

 
 
 

日志

 
 
关于我

国内知名重点大学法学硕士,曾经长期从事经济体制改革、金融证券监管、融资担保、扭亏增盈、生产运行、机关文秘等方面工作,发表了大量经济学论文和专著,并曾经长期在企业一线学习、服务,主要在企业战略、市场营销、调查研究、人力资源管理、招商引资、融资担保、方案制定、信息共享、法律咨询、写作指导与服务等方面为企业提供服务。

网易考拉推荐

《随身带着俩亩地》第七章 异兽  

2011-09-13 19:20:16|  分类: 诗歌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小二妞儿有了挣钱的希望,有点按耐不住心头的兴奋,如同一只雀跃的小鹿,满眼喜色。脸也变得粉扑扑的,看上去更添几分丽色。吴大鹏和卫远都有点看呆。敏感的少女很快感觉到异状,飞快跑了出去……

  汗……大鹏和卫远面面相觑。

  好像吓到人家小姑娘了……这是卫远本能的感觉。

  “我说一世人两兄弟,这个你要看不中,兄弟我就下手了!”吴大鹏作势,摩拳擦掌的,一副饱暖思*的架势。

  “人家才多大点啊,你可别瞎扯,弄误会了,小心人家爷爷急眼!”

  卫远赶快出言阻止,不让他再说。这可不是学校寝室,也不是网上神聊,在这是有点话就能传遍全村的陌生地方,还是要谨慎点。大鹏啥都好,就是有时候嘴大点,兴奋劲上来,就容易说大话捅篓子。

  事实上,这村里民风淳朴,因为卫远救过方老人,名声好,全村都挺认可他。所以二妞儿出入他家院子才这么不避讳。这几天他偶尔出门溜达,遇到村里人,不管认识不认识的,都跟他打招呼。弄得卫远很有点不好意思。

  此人本就拙于与人相处,人家对他热情,他越发不知如何回应,而自从有了神秘空间,更加担惊受怕。所以,院子和果林,就成了他的蜗居地。

  吴大鹏也知道卫远的性子,说好听是保守,说难听就是古板。大学里就他光棍来光棍去,工作几年还这德性。也难怪卫妈着急。现在又跑到乡下旮旯隐居,送上门的小美女也不动点心思,唉……朽木不可雕啊。

  “我这是帮你!真是……”

  大鹏这小子准备这次就好好跟卫远说说,让这兄弟开开窍,正打算开讲,手机响了,家里有事要他赶回去。

  吴大鹏只能遗憾的暂停,卫远心里直呼侥幸。

  临走的吴大鹏还顺手要点乞么菜,他还没吃够。而且他看卫远家的大院子里长那么老多,实在不需客气。于是卫远摘了一大堆,塞满一大塑料袋让他带走了。

  转过晌午,回家盘算了半天的二妞,过来想再向吴大鹏好好打听一下乞么菜行情,却失望的发现,人已经走了。心里一急,忍不住跺脚。

  卫远也察觉这丫头心情不咋地,于是悄悄的往外走,准备去果树林里躲躲。

  其实,他也不完全是躲二妞。事实上,卫远最近对果林很下功夫。

  他发现,院子里的菜和果树,经过玉佩发光、井水漫出的滋润后,有了很明显的变化,不过都是积极地。生长周期加快且不说,就连植物本身的“质量”似乎也有了一定的提高和改良。

  因为体制被改善,原本味觉就够发达的卫远,舌头变得愈发敏感。他做菜就能感觉出来,从院里揪出来的葱,味道比一般的浓郁很多。

  同时,漫出的井水,不但滋润了后院,连带着后山的果林也受益了不少。

  但毕竟漫出的水无意识流淌,因此只有位于果林前半部分的相当一部分桃树被浇到了,还有少部分桃树以及后半部分的梨树没有浇到。

  这就形成了分水岭。卫远皱皱眉,两相对比,感觉很明显啊。

  前大部分桃树正花满枝头,密密麻麻,果株健旺,生机勃勃;

  后小部分桃树和梨树则相形见绌,不管是花苞还是植株都显得稀疏、弱小。

  这些果树品种相同、年头也相等,差别这么大,实在是很显眼。做贼心虚的卫远就想着要弥补一下。反正随身空间这东西不用白不用,所以卫远这几天,表面是在装作检查、修剪果林,实则每当确定周围无人,他就时不时从空间倒出点水来,浇浇那些没沾到水的果树……

  努力没有白费。

  眼瞅着大片大片的梨花如堆雪般绽放枝头,果林中的分水岭已经悄然消失不见,卫远心怀甚慰。他心想,这样就差不多可以了,以后可以不再管。

  但他这么费心掩饰,却没有想过,这几亩果树全部提前开花,又开的如此疯狂好看,更容易招人眼!

  村东头的王达青就是被招的人之一。他家前年开始才不种果树,原来承包了20亩山地种南果梨,却一直成果平平,几年下来,虽没有赔,可也没赚多钱,跟一年到头付出的辛苦血汗相比,相当的不值。

  所以他听媳妇儿的劝,干脆不种了,但到底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

  昨儿他隔壁的二大叔家的胖婶过来跟他媳妇闲扯提到,原来西山方家新来的那个城里小伙,不但心肠好,人也挺勤快,好像还懂果树技术。老方头留下的那片老树林子,让他伺弄得,花开得照往年好多了。

  王达青他媳妇倒是没放心上,眼下正是春耕忙的时候,晚上饭桌也是顺口当闲事一提。毕竟谁都知道,十年前方老头要种果树,因为孤寡老人县里照顾,不要钱发树苗,当时还挺高兴,后来种出来只零星开花,结瘦果还少的要命,找人问了才知道,当初拿的都是被淘汰的品种,而且苗也不好,种活就不错了。

  方老头也不指望挣钱,只是叹口气。到头来,就是村里孩子多了几口果子吃,虽然味道一般。甚至不如山里的野果野桃来得爽口。如今就算那个城里人懂点技术,还能翻出天去?瞎折腾,没用!

  可王达青就有点上心。他总觉得,自己那十亩果树放那白瞎了。好几年起早贪黑侍弄的一直挺精心,买了不少栽培技术的书,只是这离县里太远,路不好走,县里的农业技术员干脆不来,缺个明白技术的帮忙指点,一直找不到解决办法。要说他的树,长得也挺好,就是挂果少、味道也不太好,整得卖不上钱,要是这个小伙能帮点忙……

  王达青在炕上翻来覆去的合计着。

  卫远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这傻小子还以为万事大吉了,再也不用去果林了。他寻思着,自己现在身体好,这山路是不在话下了,现在又是春暖花开的好时节,正应该进山探探险了。

  大山里稀奇的东西很多,二妞儿跟他讲过不少,让从小生在城里的卫远很向往。而且这里四面环山,山势连绵不断。听二妞说,打这再往西走,翻几个山头,那里面的深山老林连这村里人都很少去敢去的,听说有大熊出没。甚至老一辈流传说那里面有大虫、妖怪。

  卫远用笔记本上网搜索了点山林常识,做好准备。转念想了想,又到西屋找到一把快生锈的斧子,放到背包里,他决定明早上出发,向大山挺进。

  嘿嘿。也许到时候能猎到点野味,打只兔子山猪什么的也不错啊。卫远就这样在怀着美好愿望渐渐睡去。

  然而事实总是不能尽如人意。第二天清早起来,卫远就先小吃一惊。

  “吓!这是什么东西?”

  卫远看着眼前在乞么菜地里用小爪子到处乱挠的活物,略退了一步。

  似貂非貂,似狸非狸,头还有点像狗,小圆耳,四肢短小,倒是拖着一条毛茸茸比身子还长的大尾巴,黑褐色的皮毛极其光滑柔顺,甚至在阳光下泛起一道道光彩……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正警惕盯着卫远……

  卫远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动物,但他直觉推断,估计不是啥益兽,眼前凌乱的菜地就是最好的证明。

  僵持片刻,卫远试着向它走进一步,看是否能给吓跑,卫远这样想。

  然而,这小东西忽然动动它黝黑潮湿的小鼻子,像是闻到什么似的,然后……卫远惊讶的看到它朝自己快速奔来。

  我闪!卫远现在的身手反应完全跟得上他的想法,一下子向旁躲开去。

  没想到这小家伙却灵活无比,没见它作势,肥大的尾巴一摆,居然就轻松跳到卫远的左肩头。然后猫一样的,盘缩身子,就此安营扎寨一般。

  我晕。毛茸茸的尾巴挨着卫远的半边脸,跟围脖似的。

  这是哪一出啊?卫远不明白。

  看起来似乎没有恶意,不过他自小没啥动物缘,到这里见到二妞儿家的老黄狗都躲着走。

  看着凌乱的乞么菜地,卫远灵机一动,也许是这样吧……

  一手捞起这只来历不明的貌似“黑狸”,卫远把它扔进了自己的空间。看着这小东西撒欢似的在里面翻腾,卫远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小样,你就是冲着咱这空间来的吧……

 第八章 来客

莫名的来了个这样的小东西,卫远有点愁。

  难道就此养在空间里?

  随手把它“倒”出来,看着小家伙就这样围着他转来转去,不时的用鼻子嗅嗅,像找什么似的,甚至还发出有点奇特的啾啾声。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啊。

  卫远顺手拿起手机,给它拍个照片。想上网问问,卫远自己胡乱估计,认为可能是貂一类的动物……

  卫远这边寻思着,脚下的小家伙继续围着他左转右转来回乱转,甚至干脆在他身边跳来跳去的。最后卫远也看出来了,它就是在找自己的空间。于是转念想一想,还是算了,不上网问了。这东西似乎有点来历,像是被自己的空间吸引来的,也别为了知道个名字,惹出什么别的麻烦出来。

  看着杂耍似的小动物如没头苍蝇般不得其门而入的样子,卫远心里有点好笑。不过他也不打算再放它进去,毕竟空间里面还没啥东西让它吃,迟早得放出来,如果这小东西在自己身边忽来忽去的,难保被人看到,生出事来。

  卫远现在也没想好,到底要在空间里面种啥。目前初步的想法,准备种点水稻啥的,自产粮食水果给家里爸妈吃。别的完全想不出啊,事到如今,他只能承认,自己想象力确实贫瘠的很。

  眼看着几天前放进去的那两棵桃树,花凋谢后刚刚长出叶子,没有结果实,这个生长速度比之外界的桃树,实在也快不了多少,卫远也就放弃了一夜吃到桃的美梦。

  后来他还百度了下果树各阶段情况和成熟时间,再对比自己空间的桃树,大概估计后发现,跟正常上市时间相比,他能提前一个月吃到桃子就不错了。看来,自己空间基本上也就跟个大棚似的。当然,卫远并没有把自己的作物质量考虑进去,因为当时他还没吃到空间里结出的果实滋味。

  种在空间里的作物都这样,用空间里的水浇灌的树就更不如了。它们也就比正常树木提前半个月左右吧。不过这样也好,卫远想,不显眼。

  卫远就这么瞎合计着,一时倒忘了在他身边乱窜的小家伙。等他想起来,发现这东西不见了。再一抬头,好家伙,跑到院子里的樱桃树上了。

  樱桃从开花到结果,时间貌似很短啊。看到樱桃树上,稀稀愣愣的,已经开始结起了小小果子。嗯,二妞儿好像挺爱吃樱桃的,每次她来摘乞么菜,都要过去瞅瞅樱桃树。不过现在的樱桃还不能吃,等红了才行。

  靠!不会吧?卫远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他看到,那只奇怪的小东西居然会用小爪子自己摘樱桃吃!

  本来就没结几串果,怎么能让它都糟蹋了?卫远咬咬牙,跟着也爬上树,意图阻止这种破坏行为。可惜,虽说他最近身体素质好很多,上树也轻松,但在树上,这个小家伙上串下跳,如鱼得水,卫远实在不是对手。

  最后,卫远只能承认,自己拿它没办法,悻悻的放弃、下树了。

  还是按照原计划去山里吧,卫远这么想,看看表,也不到9点。

  简单收拾下,卫远准备开始实践预定的行程。然而,背起了背包的他,头疼的发现刚才在樱桃树上戏耍他的小玩意又跳到他面前。卫远气得作势欲踢。这小东西却顺势扑了上来,卫远心里一惊,以为它要攻击自己,没想到这小东西抓住卫远的裤脚,毛茸茸的大尾巴蹭来蹭去的……

  这表现……莫非?在跟我撒娇吗?卫远心想。

  蹲下来,把这奇怪的小兽抱在手上。卫远看到,小家伙的大眼圆滚滚的,正可怜巴巴的看着他。顺手抚mo了一下它光滑的皮毛……手感不错的说。

  “跟你说,不许跟我捣乱,就暂且收留你!”卫远一本正经的告诫它。本来也就是自言自语,不指望什么,可就像是真听明白了卫远说话一样,这小家伙小脑袋摇头晃去,大尾巴连连摆动,示好的姿态很明显。

  “那就这样吧。”卫远把小兽又扔进自己空间,看它缩成个团似的毛球在里面翻滚,卫远不禁想,不妨就叫它毛球吧。

  带着莫名投奔来的小兽毛球,卫远开始进山探险。

  此时正是春天,漫山遍野的野花在春风中恣意招展,卫远虽然叫不出名字,但喜欢的紧。前天又刚下了一场雨,这就把大山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绿装。晶莹的雨水如珍珠般挂在新冒出的各种草叶、树叶上,看得人心旷神怡。

  越往山里走,卫远心情就越好,美不胜收的大自然景色真是让他目不暇给。各种山里的植物也千奇百怪,自小长在城里的卫远基本全不认识。不过,仗着自己身上有空间,看到比较奇特的,他就放进空间去,还顺便把毛球放了出来。

  毛球乖顺的盘踞在卫远肩膀,没有之前的捣蛋,让卫远很是欣慰。不过,如果它就此逃走,卫远也没什么感觉可惜的。

  而事实上,毛球已经赖上他了,卫远当时根本没有这个自觉。

  等初步征服了最近那座山头的卫远,在傍晚时分心满意足的回到自家的时候,才发现,前两天刚走的吴大鹏又居然回来了,而且最意想不到的是,吴大鹏的父亲,吴宏杰,也一并跟着来了。

  这又是怎么了?

  卫远有点不解。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