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步云端,我心飞翔

再美好的生活,也离理想有一定的距离;再快捷的前进步伐,也赶不上飞翔的速度!

 
 
 

日志

 
 
关于我

国内知名重点大学法学硕士,曾经长期从事经济体制改革、金融证券监管、融资担保、扭亏增盈、生产运行、机关文秘等方面工作,发表了大量经济学论文和专著,并曾经长期在企业一线学习、服务,主要在企业战略、市场营销、调查研究、人力资源管理、招商引资、融资担保、方案制定、信息共享、法律咨询、写作指导与服务等方面为企业提供服务。

网易考拉推荐

《随身带着俩亩地》第五章 空间  

2011-09-13 19:17:21|  分类: 部落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这两条你拿回去吧。我还有三条,够吃了。”卫远走到快家门口的时候随手折了根柳条,把最大的两条鱼串起来,递给小丫头二妞儿。

  “哦……啊,那个……”还在小心措辞的二妞儿猝不及防。下意识接过了鱼,看着卫远跟她摆摆手,转身推开他家的院门。

  这人……人家也没说要啊……

  难道自己的心眼都被别人看出来了?看他那傻乎乎的样子,也不像啊。少女的心思弯弯绕绕。不过,看着到手的大黑油鱼,喜悦的心情还是压倒了一切。

  其实卫远心思简单的很,自己吃不了那么多,没有冰箱死鱼不禁放。而且这鱼白来的,抓起来也轻松……这邻里邻居的,顺水人情罢了。

  回到家,卫远开始收拾鱼。两条比较小的是细鳞鱼,一条比较大的是二妞儿说的那种黑油鱼,前者熬汤,后者清蒸。

  嘿嘿,想到美食,卫远心情就更好了。

  说来也是奇怪,卫远这家伙天生味觉敏感,分辨食物的滋味很轻松。有时候,吃到嘴里,只是自然而然的说出感觉,听到别人耳朵里就成了挑剔。从小就被卫妈说成嘴刁,难伺候,因此,卫远很早就开始自己做菜。吃过卫远做菜的吴大鹏则声称卫远将来失业完全可以试着开饭店自己当掌厨。

  一想到吴大鹏,卫远记起来昨晚闲极无聊时的痛苦,自己一时失策,没有带个笔记本上山,说不得这事还得麻烦他老兄了。立即打了电话,把事一说。由于小本现在价钱也不高,卫远就上网用,一般配置就行,吴大鹏大手一挥说包他身上了。

  放下电话,看着上回的水用得差不多了,卫远决定去后院老井那再打点水。走到后院,卫远升起一股子异样感觉……这里,好像跟早起来锻炼时,有点不一样的说……差哪呢?

  看来看去,卫远发现,地上那一大片的翠翠青青不知名的菜苗,似乎早起来的时候远没有这么茂密、粗壮。再抬头望去,这下子感受更明显,院子周围的那十几棵的大树,本只含苞带怯,这一夜之间,竟都怒放开来,那一树树的花枝怒放,白的欺霜赛雪,粉的清纯多姿,还有那红梅,更开得如泣如诉,美艳无比。

  各种花开的香气混在一起,扑鼻而来……

  卫远有点呆了。这……都约好的?早上走时候还没这样的,就这几个小时。卫远看看表,刚十点钟,也就三个多小时,咋就这么诡异的变成这样了?

  可转念又一想,大概是春天……气候转暖了吧。今天自己在外面待那么长时间,还在水里抓了鱼,都一点都不冷,第一次来那时候,在外面站回都打喷嚏。这样一想,卫远也就不太在意了,他还没忘自己来打水的。

  不过,到底该来的躲不掉……当他随手轻松地拉起满满一大桶水时,天性迟钝的卫远终于意识到,好像……还是不对啊。上次他用这个大水桶打水,费了好大劲,气喘吁吁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而这次打水,他居然一只手、轻飘飘还没觉得咋用力呢,就提上来了……

  再联想到院子里的异状,卫远貌似开始晕乎乎。

  难道……有妖怪……汗……

  不会这么没谱吧。

  这当卫远晕头无法反应的时候,脆生生的呼喊传来,二妞儿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头冲进院子来。

  “卫大哥!我爷爷说,叫你中午别做饭了……啊呀!好香!怎么樱桃全开花了?上回还是花骨朵呢,爷爷还说得过4月才开,呀,把梨也开花了,都开了啊……”

  大凡女孩子,少有不喜欢花的。欣喜的少女被这满院怒放的花儿迷了眼,稚气的跑过去摸摸这棵,看看那棵,雀跃至极的样子让卫远也跟着放松起来。

  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卫远这样安慰自己,反正似乎看来也没啥大事。

  二妞儿高兴地转了几圈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自己有点忘了形,还当是方爷爷在的那会儿……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二妞儿微红了脸,又把来意说了一下。

  卫远摆摆手,告诉她,自己把材料都准备完了,这次就不过去了。

  “这样啊……”没完成任务有点挫败的二妞儿低头瘪瘪嘴,看到地上的菜苗,随口又说:“乞么菜也都长这么多了啊。你不摘点吗?现在最好吃了。”

  卫远这才知道地上的菜名。这有点熟悉的名字却让他回忆起来,老妈曾经买过这种菜,有点苦味,蘸酱吃还不错。不过自己当初就看到它装在盘子里的样子,跟长在地里的形象联系不上。

  再看看二妞儿,人家小姑娘什么都认识都知道,自己还真有点丢人。顺便把院里长的这些都请教一下好了,省得自己有眼不识泰山,错过好东西。

  卫远不耻下问。

  “这两棵是尖把梨树,那两棵是柿子树,这五棵是樱桃树,这两棵是枣树、那棵你知道,香椿,墙角那两棵是苹果树,还有最那边是榆树……”小二妞儿不含糊,慷慨为某人解惑。

  卫远从少女说话带出的信息看出,已逝的方老人真的很喜欢孩子,他种的这些果树,主要就是让村里的孩子有点零嘴吃,曾经这个大院大概也是村里孩子的乐园吧。想到这里,不由轻叹口气,逝者已矣,想必他老人在天堂会过的安好。

  二妞儿介绍完,顺手摘了点乞么菜,蹦蹦跳跳的走了。

  留下卫远自己又发了会儿呆,原地又活动了一番,确定自己突然具有的怪力等异状还没有离开。不过,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念叨着老妈常挂在嘴边的话,卫远鸵鸟一样的逃避问题。

  然而,事实证明,真的躲不过啊。

  心里有事、半夜里睡不着的卫远,这次终于亲眼看到了昨夜里发生的那幕奇景,目瞪口呆的他,注视着月光照射下,那晶莹剔透的散发绿光的玉佩,不自禁的伸出手去。

  “砰!”玉在卫远碰到的同时,发出闷闷一响。

  不见了?

  卫远不由瞪大了眼,四处乱看。

  刚才就碰了一下,温润的感觉刚入手,还没来得及体会,怎么就没了?

  自己好像也没用力啊?急惶惶的卫远无意识的伸手乱摸,玉就放在他枕头边,昨晚顺手放那的,今天起来他也懒得收拾床铺,一直在那放着,怎么就没了?

  这手一到处乱摸,忽地,卫远忽然感觉,好像一下子触了个空?

  凭空的,自己的身边好像……

  多了点什么……

第六章 野菜

折腾摸索了很长时间,卫远确定自己大概可能真的是……不一样了。凭空消失的玉佩带给他的居然是个半大不小的空间,卫远估计有俩亩地大小吧。

  随之而来的,卫远莫名而又自然而然的,有了几分感悟。他明白了,昨晚和今晚,玉佩利用月光把他的身体伐毛洗髓,这样他才能承受住空间的压力。

  只要卫远一想到自己那块玉佩的样子,空间就能打开。这个空旷旷、乌蒙蒙的空间,现在基本空无一物,只在最尽处立着一棵通体碧绿的树状物……不知哪来的直觉告诉卫远,这树,就是那块玉佩的化身。

  带着几许明悟,卫远到后院中,打起一桶井水,打开空间,倾倒进去,空间出现一条小河;再挖点土,转眼就是一片沃土;然后卫远想了想,跑到果林处,挖了两棵桃树放进去,眼看,桃树迅速扎根,随即花叶也更繁茂起来。

  真的很神奇啊。卫远只能这样呆呆地感慨。

  跟变戏法似的,而且这戏法居然是他变出来的……不适应、真的很不适应啊。不过,是不是这也意味着,他以后,随身带着俩亩地,粮食水果自给自足了??

  真是经济实惠啊!卫远开始止不住的胡思乱想。一直到天亮,他也没办法平静,不停的打开、合上,想验证是否是他的幻觉……可不管他怎么试,神秘的空间都有求必应……看着果林里挖去果树后留下的两个大坑,再看着空间茂盛生长的桃树,卫远不得不承认,这个虚幻到家的空间确实是真的现实存在……

  话说……卫远不禁臆想,这种奇遇是不是比中五百万彩票还要实惠呢?

  经过两天的实验,卫远终于大概摸清了自己空间的一些特性。

  植物动物都可以放进去,锅碗瓢盆之类的却进入不能。卫远尝试很多,大到电视立柜,小到草梗树叶,最后,他觉得似乎应该这样理解……这是个生命空间。有生命力、有活力的才能进入,而且在空间内的生长效果远远好于外界。昨天放进去的小黑鱼,今天看就好像大了不少;移植进去的桃树,较之外面的也粗壮高大很多,想来结的桃子也能比外面大不少吧。

  卫远想的心痒痒,简直想把果林整个都移植进去先,不过好在没失去理智,毕竟空间就那么大。都弄进去,卫远不知道会不会撑破。

  总之,到目前为止,除了可以吃到无公害蔬菜粮食水果的福利外,卫远暂时还没发现自己这个空间的现实优越之处,有待于进一步慢慢挖掘。

  就此,空间探索告一段落,卫远又恢复了一贯的懒散。

  第三天,晴空万里,阳光明媚。

  快正午的时候,吴大鹏这兄弟带着小本摸进了卫远家后院,此时卫远正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悠然假寐,旁边,已经成为院里常客的二妞儿正拿个小盆,掐地上的起么菜,准备中午加道凉菜。

  阳光闪耀下,美丽的少女巧手劳作,俨然是一副美丽的图画,卫远眯着眼睛把美景尽收眼底,暗暗心想,这就是青春啊!

  吴大鹏一看这家伙的享受样子,眼就有点红了。好家伙!兄弟我起个大早开着自家车大老远送货上门,你倒好,躺着晒太阳不说,旁边还有个小美人陪着……

  真他XX的,天道不公啊!吴大鹏简直想仰天长啸一番,考虑到周围有异性,自身形象要维护,而及时作罢。不过他还是快步上前,一把拉起卫远,顺手把笔记本塞给他,自己则毅然倒向卫远刚才懒惰过的地方……

  吴大鹏的怒气在吃到卫远下厨拿出的饭菜后,彻底消散。

  其实卫远也没做啥。就是把空间里的黑鱼挑中等个头的拿出来两条,几下收拾干净,地里揪了根葱,剁了点葱丝姜丝垫盘,用盐大致涂抹了下鱼身,大火清蒸几分钟,拿出来用熟油一浇……

  鱼肉鲜美嫩滑得让大鹏差点把舌头吃掉。

  “太鲜了!好……吃……”急着往嘴里塞鱼的他口齿含糊不清的不吝赞美。饿死鬼投胎般的样子,看得卫远都有点怀疑自己多虐待他了。

  至于吗?卫远索性不跟他抢鱼吃,反正自己有的是。

  卫远去夹乞么菜吃。

  这东西其实属于野菜,长得很快,又受到玉佩影响的井水滋润,长势疯狂……现在已经遍及院子每一个角落,加上二妞家两口人也吃不完。

  不过,卫远还是要承认,这菜不难吃,甚至可以说,很好吃。刚从地里摘下来味道最佳,苦味淡不说,还有独特的清香值得回味。处理也简单,稍微用水焯一下,淋点熟油,拌上辣椒油,很下饭的一道菜……

  很快吃完鱼的吴大鹏把精神又放在蔬菜上……

  他老兄几口下来,得,这盘菜也没了!

  “我说,兄弟,饿几顿了啊?”卫远不得不关心一下。

  “啊呸,我才吃多少啊?鱼那么小条,菜就几口……”吴大鹏摸着自己的肚子示意,感觉也就八分饱,于是要求再上盘野菜。

  真是……吃货啊!

  卫远摇摇头,好在材料大把,好做的很。轻松几分钟,又端上来盘,很快被这兄弟风卷残云一般全部收拾掉。

  “这是乞么菜吗?怎么吃着这么好吃?比我妈前两天买的强多了啊,刚吃有点苦味,越吃越停不下嘴,真沙口!”吴大鹏吃得摇头晃脑,深感不虚此行。

  “乞么菜还能卖吗??”刚才在外屋打下手的二妞儿,走过来正好听到这话,她眼睛一亮。

  “当,当然能卖啊,市场里不少卖的,五毛钱一大堆。”大鹏吃得舒爽,正想伸手解开裤腰带放松躺一会儿,被小丫头这一打岔,悄悄缩了手回去。

  “城里人还吃这个?满山的都是……”二妞有点不信。

  “这你就不知道了,现在都讲究绿色食品,野菜也是,等明儿哪天,丫头你到我家饭店尝尝,哼哼,全是……”天生自来熟的大鹏很快开始海聊神侃起来。

  “叫谁丫头啊?哼!”

  卫远发现,这丫头一边反驳着,点漆的大眼睛却亮的诡异……

  其实人家二妞就是在盘算,能不能自己挖些这漫山遍野的野菜出去卖钱,看在某些看不出眉眼高低的笨人眼里,居然成了眼神诡异!

  不得不说——朽木啊。

  实际上,少了已故方老人的不时接济,二妞家里确实捉襟见肘。王老汉身体不太好,实在干不动体力活;而二妞再能干也是小女孩,连自家的良田都没法子自己种,只好租给别人家,同时,上高中的大妞更是需要用钱。

  在二妞的少女心中,姐姐承载着她们姐俩共同的大学梦,是一定要实现的!可是,高昂的大学学费,对这个家来说,太难了。学费成了二妞心头的一块硬石头,沉沉地压着她。她一直在想,怎么能靠自己多挣点钱。这次大鹏的话,仿佛推开了一扇窗户,让她看到条崭新可行的挣钱路子。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