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步云端,我心飞翔

再美好的生活,也离理想有一定的距离;再快捷的前进步伐,也赶不上飞翔的速度!

 
 
 

日志

 
 
关于我

国内知名重点大学法学硕士,曾经长期从事经济体制改革、金融证券监管、融资担保、扭亏增盈、生产运行、机关文秘等方面工作,发表了大量经济学论文和专著,并曾经长期在企业一线学习、服务,主要在企业战略、市场营销、调查研究、人力资源管理、招商引资、融资担保、方案制定、信息共享、法律咨询、写作指导与服务等方面为企业提供服务。

网易考拉推荐

西南大鳄张良宾的崛起与伏没  

2010-03-07 15:41:18|  分类: 资本营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3年,张良宾怀揣3000元开始利用资本市场挖掘第一桶金,至1998年张良宾已经拥有了一家上市公司朝华科技(现为S*ST朝华,000688.SZ),并且收购了西昌电力, 2000年西昌电力(600505.SH)成功上市。
张良宾以朝华科技为起点,收购西昌电力,随后又以西昌锌业为踏板,巧取华西证券,由此打造成了金光闪闪的“朝华系”。2003年11月至2004年4月,西昌锌业受让四川华能太平驿水电有限责任公司和四川省国有资产经营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分别持有的华西证券1.43亿元和1.3945亿元股权。2003年张良宾以12亿元的身家,列福布斯中国百富榜第61位。

      2003年3月到4月间,张良宾决定由西昌电力和西昌锌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西昌锌业)为主体收购华西证券。由于西昌电力是上市公司,注册资本不能够随意增加,因为当时的《公司法》规定,“公司对外投资不得超过净资产的50%。把西昌锌业作为收购平台,首先是要对西昌锌业进行增资扩股,使其净资产达到收购的要求。据张良宾的供述,当时,他提出了三种途径并举的办法:用四川立应的专利技术出资1亿元、重庆华祥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华祥)的土地使用权和四川立信的货币现金1.13亿元入股西昌锌业。四川立应的上述专利系张勇于1995年12月22日获得的“一种工件全自动震动应力消除方法”的专利技术,1996年12月27日,获得“控制面板(自动应力消除设备)”外观设计专利。不过,四川立应却并不是上述专利技术的所有者,当黄艺前来办理用专利技术增资时,其真正的专利权人张勇却不同意过户,因此,最终没有办理过户手续。由于四川立应的专利技术无法过户,2004年6月,张良宾决定用3亿元现金进行置换。于是,当月,张良宾找到了重庆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的职员廖克难,并请其帮忙,从该公司拆借了3亿元资金。而后,有关文件显示,当年7月1日,西昌锌业就将3亿元转给四川立信,四川立信又将款项分别转给涪陵大华陶瓷有限公司和朝华陶瓷有限公司,涪陵大华陶瓷有限公司和朝华陶瓷有限公司又将上述款项归还重庆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

      “1996年,为支持西昌电力发展,当地政府决定对西昌电力增资扩股,但是地方财政困难,此时张良宾兄弟看到了机会,通过旗下的S*ST朝华拿到了这次配股权。”西昌电力的一位内部人士称。
2002年,西昌电力上市。上市之后,张良宾兄弟改组了西昌电力董事会。改组后的西昌电力董事会17名董事中,朝华科技占7人,朝华科技推荐独立董事4人,张斌出任董事长,并派人任董事会秘书,从而控制了西昌电力。
张良宾在资金周转上的安排,只能用“眼花缭乱”来形容。而在资金从西昌电力流入朝华系的过程中,成都雅砌扮演了“中转站”的角色。
      2003年4月,张良宾称已经联系了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为其贷款1亿元,于是,叫张斌和王成珍派人到成都办理西昌电力的开户和贷款手续。

      4月29日,西昌电力在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开户并贷款4000万元,贷款全部转入成都雅砌。不过,次日,成都雅砌、金鹤陶瓷销售有限公司、四川立信就转回西昌电力共计4010万元。
5月9日,西昌电力又在该银行贷款6000万元。据王成珍供述,此时,张良宾亲自找其商量资金安排,并用箭头列示资金走向,王用三张纸条记下资金走向示意图后带走,并按照纸条操作。
王成珍,曾任西昌电力董事、财务总监、副总经理,据西昌电力内部人士称,王成珍2004年任西昌电力董事是凉山州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推荐,但是此时的王成珍却成了张良宾最得力的助手之一。
5月12日,四川立信、四川立应与西昌电力签定了借款协议,两者分别向西昌电力借款9000万元和3000万元,并约定6月30日前归还借款本息。
5月13日,四川立信即归还西昌电力的借款1100万元。
5月14日,西昌电力向四川立应开出1.1亿元的承兑汇票。
6月25日,四川立信划入西昌电力4000万元,同时,西昌电力用该存单为成都雅砌在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的4000万元贷款做了质押担保。
5月26日,成都雅砌将上述贷款中的3000万元和1000万元分别转给四川立应和四川立信。同日,四川立应和四川立信分别转给西昌电力3000万元和1000万元。
而西昌电力收到上述还款之后,又将其办成定期存单,再次使用该存单为成都雅砌在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贷款4000万元进行质押担保。
同日,成都雅砌将上述贷款分别转给四川立应和四川立信3100万元和900万元。
5月27日,四川立应第四次划入西昌电力2000万元。同日,西昌电力用其帐上的6000万元,办理了5900万元的定期存单,并用该存单为成都雅砌在该银行贷款5900万元质押担保。同日成都雅砌将贷款5900万元转入四川立应,同日,四川立应第五次划入西昌电力5900万元。
经过上述转划款,四川立应、四川立信共计划入西昌电力2.1亿元,归还了两公司5月12日向西昌电力的借款1亿元和5月14日的四川立应承兑借款1.1亿元。其中西昌电力用收回的借款办理三张定期存单共计1.39亿元,并为成都雅砌的1.39亿元贷款做了质押担保。
据称,这次1.39亿元的质押有西昌电力董事会的决议,并且找董事签了字。但是记者从西昌电力的内部人士处获知,事后西昌电力并没有找到该份决议。
2004年年初,银行出具了2003年的对账单,但这却与西昌电力的公司账单不符,相差刚好1.39亿元。同时,银行还提供了另一个账号的1.39亿元的对账单。
但是,按照规定,西昌电力在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只能有一个账号。而两个账号的对账单合并之后,就恰与西昌电力在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的存款账相符合。
于是,西昌电力的财务人员找到了王成珍,王推说是张良宾做的,并账之后就反映不出来这个账户的情况了。为此,张良宾找到了该行进行协商,该行为西昌电力出具了合并后的银行对账单。

至2004年6月,成都雅砌尚有9900万元到期贷款未归还,而此时的西昌电力则担心银行会直接扣划质押的定期存单,则西昌电力必须予以公告,如此一来,丑闻将大白于天下。

此时的西昌电力要出季报,为了不使报表中反映出成都雅砌欠西昌电力的资金,张斌又找到了都江堰紫坪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以下简称紫坪建司)、中国水利水电工程公司第三工程局(以下简称水电三局)和中国水利水电工程公司第五工程局(以下简称水电五局)三家工程队循环倒账以冲平账目。
首先,在王成珍的安排下,西昌电力以预付工程款以及退保证金等名义先后共计转款1.19亿元给上述三家工程队。
而后,这三家工程队与成都雅砌签定了一份借款合同,同时,西昌电力为成都雅砌向三家工程队借款提供担保。
然后,三家工程队将西昌电力转来的1.19亿元“借给” 成都雅砌,后者将借的款项转给西昌电力,其中,9900万元冲销了其欠西昌电力的借款。
另据四川中衡安信司法鉴定所川中安会鉴(2007)第15号司法会计鉴定书显示,成都雅砌将剩余2000万元留作自用。
而实际上,彼时西昌电力的账面上有资金2000万元,于是,王成珍吩咐手下将上述2000万元通过对三家工程队以及成都雅砌之间循环倒账6次,过程如下:
9月21日和22日,西昌电力以预付工程款名义向紫坪建司转款1000万元和900万元,同日,后者将款项转给成都雅砌,成都雅砌转给西昌电力。
9月23日和24日,西昌电力以预付工程款名义向水电三局转款4000万元,同日,后者将款项转给成都雅砌,成都雅砌转给西昌电力。
9月27日,西昌电力以预付工程款名义向紫坪建司转款2000万元,同日,后者将款项转给成都雅砌,成都雅砌转给西昌电力。
四川高院在审理张良宾案时,紫坪建司出了一份当时的情况说明,上述款项未计入紫坪建司的工程款,仅仅是在紫坪建司过账而已。
9月29日,西昌电力以退还保证金名义转款4000万元到水电五局的永宁河项目部,永宁河项目部提供了两张空白支票给西昌电力,并签订了一份借款4000万元给成都雅砌的合同。
据接近水电五局的人士称,水电五局与成都雅砌从无业务往来,是西昌电力的王成珍安排水电五局倒账给成都雅砌。
上述步骤完成后,一个可笑的结局出现了,西昌电力就用自己的钱借给了债务人归还了自己的借款,西昌电力与成都雅砌之间的往来款项为0。

根据西昌电力2005年的年度报告,证实2005年,西昌电力查明原列入“预付账款”中预付水电三局、水电五局、紫坪建司的1.19亿元工程款实际已被成都雅砌占用,公司据此将其转入“其他应收款”核算。2006年4月25日,在张斌离任董事长后,西昌电力考虑到该资金回收困难,决定对成都雅砌占用的该笔资金全额计提坏账准备,并计入当年损益。

西昌电力只好试图与太极实业和解。根据后来的和解方案,债务总额降低至2亿元,其中,2009年偿还4000万元,2010年偿还3000万元,2011年偿还3000万元,此后10年中,每年偿还1000万元。

2001年,太极实业与朝华科技签订了互保协议,2003年太极实业与太极集团以信用担保方式为朝华科技在重庆、涪陵两地多家银行共计3.0372亿元的16笔贷款提供担保。2004年底5笔贷款计8000万元到期,2005年6月前另11笔全部到期。
此时的太极实业也意识到了朝华系的风险,于是,太极实业要求朝华科技追加担保。张良宾再次将目光对准了西昌电力。
2004年11月5日,太极实业与四川立信签订质押协议,以四川立信虚假的西昌锌业2.8305亿股权(记者注:股权虚假已经为法院所查实)为太极实业提供反担保。

2004年12月8日,在西昌电力众多董事和公司经营班子均不知情,没有召开董事会、超越董事会权限的情况下,张良宾、张斌在太极实业制作了西昌电力为西昌锌业2.8305亿股权质押提供担保的担保函,并伪造了其他董事签名做出西昌电力董事会决议,分别在担保函和董事会决议上加盖随身携带的公司印章和董事会印章,为虚假股权设立了保值担保。2005年4月27日,太极实业起诉西昌电力,要求西昌电力按担保函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这是有预谋的。”西昌电力的上述人士认为,在互保贷款到期或即将到期时,双方在不到6个月时间(从2004年11月5日起开始实施虚假股权质押,到2005年4月27日起诉西昌电力)共谋并实施了非法为西昌电力设置担保的行为,使注册资本仅有2.97亿的西昌电力无辜承担3.0372亿元的担保,相当于把西昌电力全部掏空还不够。
不过,不管西昌电力怎样“喊冤”,重庆市地方法院还是判决西昌电力的官司败诉。而后,西昌电力上诉至最高法院,但是,最高法院驳回了上诉,最终,西昌电力将偿还太极实业2.803亿元。无奈之下,西昌电力只好试图与太极实业和解。根据后来的和解方案,债务总额降低至2亿元,其中,2009年偿还4000万元,2010年偿还3000万元,2011年偿还3000万元,此后10年中,每年偿还1000万元。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