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步云端,我心飞翔

再美好的生活,也离理想有一定的距离;再快捷的前进步伐,也赶不上飞翔的速度!

 
 
 

日志

 
 
关于我

国内知名重点大学法学硕士,曾经长期从事经济体制改革、金融证券监管、融资担保、扭亏增盈、生产运行、机关文秘等方面工作,发表了大量经济学论文和专著,并曾经长期在企业一线学习、服务,主要在企业战略、市场营销、调查研究、人力资源管理、招商引资、融资担保、方案制定、信息共享、法律咨询、写作指导与服务等方面为企业提供服务。

网易考拉推荐

引子*无产者的创业战争之一  

2010-12-04 15:46:29|  分类: 创业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产者的战争就是成为有产者的战争,是无产者与命运抗争的永恒主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最坏的结果无非是暂时没有成为有产者,但注定不会失败。这个过程也叫创业。

——中国镖局

呵呵,上个星期我参加的雅思考试的成绩出来了。虽然分数很低,不太满意。不过总算一跃而过,落得一身轻松。

几个憋得难受的在深圳的同学和早年的学生,十几天前听说我考完了,就要过来聚一聚。我说“别,再等等,要考不过去,还得重来”。

这不,一听我太太说通过了,周六就赶过来了。像过去一样,还是直接去饭店碰头。深圳的这些朋友,都是大学时代的同学或任教时的同事和学生。

零三年刚来深圳时,在朋友们给我接风的饭桌上,我就提议“以后大家有事没事的一两个月聚一次,轮流坐庄”。大家积极响应,这个规矩从此就算定下了。实际上,每次聚会必到的就是七、八个事业有成、且聊得特别投机的朋友。

可从去年国庆节,我就一直忙着复习英语,准备这个雅思考试。春节后,更是没有参加过任何一次的朋友聚会。

一见面,大家就仿佛又回到了“青年教职工宿舍”时代,说话和动作都比平时利索得多,全然没有了平时在各自公司的稳重和严肃。

慢,是一种学问。说话慢,是为了给脑子留出思考与计算的时间;动作慢,会让人觉得稳重、成熟、可以信赖。可一天到晚老这么拿着,呵呵,也够累人的。

酒过三巡,才开始谈点各自买卖上的事,也是相互“揭露”。这个说“老杨最近换了辆奥迪,准是贷款批下来了”。那个说“听说——桩子的马桶盖都卖到德国去了”……。

大家说着、笑着,又开始喝酒。

忽然,李子端着啤酒问我“上次听说你在网上找了些客户,现在忙了吧?”。

我说网上的客户,还是年前那几个。这大半年,光忙考试了,没时间联系新的了。

他又说“这考完就有时间了。过两天教教我,我也得到网上踅摸踅摸”。

我说这没问题,保证你一看就会……。

“可就是做不到”,一旁的大张接上了话茬。“人家老刘能写,你能么?人家搏客叫中国镖局,听听,多狂,跟武打似的,浏览量都进前二十名了,还,,,”。

“别,别”我立刻打断了他的话。“别吹了,老黄历了。前二十名?那是春节的时候。现在不成了,光顾考试了,我都几个月没更新了。前几天,考完试,上去一看,好家伙,都快出一百名了”。

看李子有点儿失望,我接着说。“李子,别急,网上找客户不是光靠浏览量,也不是光靠博客。办法多着呢。你先到我的博客上去看看,我都写在那上边了”。

“啊?你都写出来了,还发上去了?那是真的吗?不怕别人学了去呀?”。几个人有点儿吃惊,同时看着我。

我点上根儿烟,才对他们认真地说。“这事儿,我早就想明白了。就是让大家都学会,越快越多越好。你想呀,都上网去找客户,这样大家相互碰到客户的机会才能更多”。

“嗯”,“有道理”,“狡猾狡猾地”。大家就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

回家的路上,我对太太说了我的打算。“从今晚起,我还回办公室住”。

“还回去住?”,太太有点不满。“都考完了,还跟打仗似的”。

“打仗?对,战争才刚刚开始”。我早就想好了。“以前是为儿子,现在就算是为公司,为这个家吧”。

把太太送回家,我就直接去了公司。公司很近,就在不远处的梅园仓库院内。

没有开车,我就边走边想。

酒席上的网络话题,让我想起了传说中可遇不可求的“机缘巧合”;想起了去年春天与阿里巴巴的巧遇;想起了在阿里巴巴上寻找客户的日日夜夜;想起了小陈老师,Emily和花部落她们这些给了我许多帮助的阿里编辑们;顿时,又想起了,二零零三年来深圳前后的那些夜不能寐、茶饭不思的艰苦岁月。

 

无产者的创业战争之二:精心布局

直到今天,我仍然十分怀念我的家乡——沧州的冬天。房间内暖和如春,外面的世界虽也偶有刺骨的寒风,但总好过深圳六、七个月的酷暑难当和冬天因没有暖气的室内阴冷。

我非凡怀念下雪的日子,在鹅毛大雪的遮掩下,你仿佛在天地间拥有了一小片只属于自己的、与外界隔开的空间。这时,你不用拿着四平八稳的步子,你可以很随意地走着。快乐时,可以咧着嘴使劲地笑;伤感时,也可以让泪水尽情地流。

这是零三年正月十五的下午,也是我的奥新英语培训学校寒假密集上课的最后一天。这类培训学校,平时只有在晚上和周末上课,只有寒、暑假才是这类培训学校密集开班上课的黄金时期。

因为今天是元宵节,按计划下午只上了两节课,师生们就早早回家过节去了。

现在学校里安静极了,我斜靠在办公室的沙发里,望着窗外的飞雪,反复地想着已经想了许多遍的学校发展计划的每一个细节。

办学,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创业了。零零年,我含泪解散了亲手建立,并打拼了六年的工程公司,彷徨了大半年之后,才在朋友们的鼓励和帮助之下,走上了办学这条利国利民利己的创业之路。

眼下这所英语培训学校是我在零一年底挂牌成立的,主要是利用中小学生的课余时间,教授国家当时刚刚引进的《少儿剑桥英语》和经久不衰的《新概念英语》。

学校就坐落在中环西路和迎宾路的十字路口四周,这里地处市文化区的中心地带,四周一两公里范围内,中、小学校和大、中院校林立,而且四周有好几个万人以上的中高档居民小区,是市里生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

唯一的不利条件,就是在学校成立的前后短短几个月,另有五、六所同类的英语培训学校也出现在这片狭小的地区。据两个最近的,也就几百米。

由于坚持了品牌战略,加上几个精心选拔的教师们的共同努力,以及精心策划的广告宣传。仅仅半年之后,就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在零二年,四周有两个培训学校倒闭了,大部分学生都拥入了我的学校。(详情请见超越价格大战,救人救己(YC))

对培训学校来说,假如分班合理,其盈亏平衡点,通常就在一百五至二百学生左右。而这个数字,我的奥新学校,在零二年春夏,就已经达到了。


到了零三年春节,其在校生人数就已近五百人了,这个数字基本上接近了四周其它几个学校人数的总和。我已经在憧憬,其余学校倒闭后再涌学生报名潮的美好前景。一两年后,加上从其它较远片区慕名而来的学生,本校的的学生人数应在千人以上。

也许是有了第一次创业的经验和积蓄,感觉这次办学创业顺利了许多。学校虽仍然还处于早期,但已经走上了良性发展之路,而且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目前虽说盈利不大,但前景诱人,非凡是,这办学挣的钱来得很干净。这一点让我很欣慰,感觉自己终于走上了一条多年来孜孜追求的创业之路。

我的下一步打算是,年底或零四年,再选择一个其它生源较丰富的区域,开个一个分校,继续扩大品牌效应。待稳定之后,就向县级市发展。

分校的选址经过反复琢磨比较,我已经心里有数了。我甚至已经有计划地在物色和培养分校的校长了。

喜欢下围棋的朋友都知道,开盘之初的布局阶段最为重要。布局就是要有大局观,看似漫不经心,东西南北的落子,相互之间不连、不立、不并的,其实都是相互联络、相互策应的,是今后走势的根据。走顺了,模样出来了,后面的发展就会轻易、顺畅许多,就有利于在后来的发展中控制全局。

人生中的创业,与下围棋非常相似。以当前的发展布局,教书、育人还能挣钱,顺应了天时地利人和。既有广泛的发展空间,又不强调早期的巨额投入。我早已暗自决定,每个分校的建设,一半以上的投入,都要来自于学校的盈利。这一点,从当时的发展趋势看,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接下来的当务之急,就是用事实说话,劝远在深圳工作了多年的太太北上与我团聚。她虽然不太习惯北方的严寒,但总舍不得让我扔下这些学校吧。届时她可以选择和我一起打理学校,也尽可以就在家做个专职太太。呵呵,这就是我的二次创业的布局。且,直到零三年春天,看似一切顺利。

引子*无产者的创业战争之一 - 水起风声 - 漫步云端,我心飞翔


风云突变*无产者的创业战争之三

 

突发性的灾难来临时,往往有三种对策。上策,审时度势,借力打力,顺天而为,减少损失。其结果常常是坏事变成好事,并取得让人意想不到的成果;中策,情况不明,无力控制局势,采取鬼谷子的泥鱼战术,蛰伏静观,养精蓄锐,待机而动。这不仅可以降低损失,还具有后发优势;最坏的结果是因为用了下策,既无策,常常是盲动造成的。

零三年春天,肆虐中华大地的非典,是一个重大的突发性事变。据说这种只对华人构成生命威胁的SARS病毒,是某个大国为了不受中国干扰其攻打另一个小国的不义之战,同时向中国下的黑手。后来,据知情的人士介绍,当时的情况是已面临着战争的爆发,比我们老百姓所能想象的还危机十倍。人家是蓄谋已久,且已做好准备,一举攻占或颠覆朝鲜和缅甸这两个中国的双飞燕。

好在政府处理得果断及时,首先是倾全国之力,遏制住已经疯狂扩散至全国的非典病毒;同时,大规模调动野战军,南打北挂,在边境筑起强大厚势护卫邻邦,并遣特种部队,深入某邻国丛林,驱逐对手之先遣特种兵于立足未稳。

9.11之后的世界形势,本极不利我中华之生存发展。对手的双塔虽然倒下了,但坐拥多年来靠民主、富强和自由构建的文化高峰;兼踞9.11之后,备受同情,而赚取的道德制高点。故挟强大军力巡游四海、指东打西,一时间五洲风雷变色,四海百兽噤声。

呵呵,没承想与我中华这等高手对弈,的确存不得半点侥幸。惟你机关算尽,占尽先机,也叫你平地风雷震,四海云涛激。

把个好好的看似中盘先手胜的局面,陡然转入了秋色平分的打劫细棋。

几年来,我中华浅消南美,做活非洲;小尖朝鲜,打入中东;用俄之厚势迫敌之欧、日两翼;还把伊朗做成攻守兼备的金鸡独立,有的是长气让你紧;连台湾这个劫材,也从姓美变成双方治孤。

呵呵,陆海空坐镇中军帐,经济、外交燕双飞,真是一言难尽、前所未有的吐气扬眉。

说,欧洲的乞丐也从说日语改为说“谢谢”了。

可这是后话。其结果就是政府善用了借力打力的上策

非典来时,在教室里上课容易引发非典大传播的传言变得尽人皆知,以致上课的学生数锐减。咱觉出不妙,就首先就停了课。可咱觉得,诺大的中国,有强悍的人民,还有强势的政府,总不能就此亡了。所以,就利用那段时间搞起了基本建设,扩建听音室,迎接局势稳定以后的学生高峰。

此乃局势突变时,无力抗争者应该采用的中策。

三个月后开学的第一周,实际学生人数只有二百。可我相信只要顶住,必有转机。

呵呵,有顶得住的,就有顶不住的。当月又有两个附近的学校倒闭了。这使我们的在校生人数,迅速恢复到了三百左右。

所谓福祸无常。竞争对手的一个接一个的消失,虽不尽是因为灾难的来临,可也与非典有关。虽然眼下学校的学生暂时有部分流失,但我坚信他们会回来的,而且还将更胜从前。

想到这些,就像吃了颗定心丸。心想这福、祸还真是没个定性,说变就变。

可好景不长,真正无解的、属于我自己的灾难,却正在开始。

那是中秋前夕的一个早上,我突然收到了我太太从深圳打来的一个电话。她叫了一声“老公”,就沉默了,并隐隐传来了啜泣声。我心里一紧,知道出了事了。我说别着急,慢慢说。

“撞了车了”她说。又是一惊,我知道她平时是开车上班的。

没等我问,她接着呜咽道,“是货车”。

“货车?”我有点不解。

“咱公司的货车,刚买的,才开业几个月。司机说在虎门撞了桥墩”她接着说。“你还是赶快到深圳来吧,我好还怕呀,都不知怎么办了”。

终于明白了。前几年,她为了让我去深圳后有事做,注册了一个公司——深圳市添田货运实业有限公司。我知道后,并没去,也没让她开业。一是因为当时的工程公司蒸蒸日上,在家乡人熟地熟的又好办事;二是因为父母的岁数渐渐大了,俗话说父母在不远行。

后来,我才知道,几个月前她自作主张,贷款买了两辆车,并开业干起了货运。她的打算是用木已成舟的既成事实,把我拉到深圳。

这天早上,司机在虎门撞了桥墩,好在人没事,但车厢竟被撕开了,把客户的货物也淋湿了,损失肯定不小。

去深圳,沧州的学校怎么办?可不去的话,这样下去如何是好?有没有万全之策?要考虑的因素太多又太过突然,需要做出的决定又太重大了,我必须先冷静冷静。

于是,我驱车离开了学校。

引子*无产者的创业战争之一 - 水起风声 - 漫步云端,我心飞翔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