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漫步云端,我心飞翔

再美好的生活,也离理想有一定的距离;再快捷的前进步伐,也赶不上飞翔的速度!

 
 
 

日志

 
 
关于我

国内知名重点大学法学硕士,曾经长期从事经济体制改革、金融证券监管、融资担保、扭亏增盈、生产运行、机关文秘等方面工作,发表了大量经济学论文和专著,并曾经长期在企业一线学习、服务,主要在企业战略、市场营销、调查研究、人力资源管理、招商引资、融资担保、方案制定、信息共享、法律咨询、写作指导与服务等方面为企业提供服务。

网易考拉推荐

无产者的创业战争(6):逆行深圳[转]  

2010-12-04 15:15:23|  分类: 创业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天之后的一个深夜,我终于抵达了深圳——这个寂识又陌生、既可爱又凶险的地方。
     数年前,也来过深圳几归,但都是匆匆一瞥;后来,偶然有朋友提起,也是褒贬不一;但由于“家”在深圳,故,无论是报纸上仍是电视里,只要提到这个城市,我老是一字不漏的望完。所以,深圳不应该是个陌生的地方。
     可是,我越了解深圳,就越觉得她凶险和陌生。
     游牧民族,择水草而栖之。无产者,也一样,他择的是创业之地、发铺之所。
     每当有人问我——为何不往深圳与家人团圆时?我老是用不习惯酷暑呀,吃不惯食品呀,听不懂鸟语呀之类的理由搪塞。实在,不喜欢回不喜欢,但假如说就由于这点糊口不适,就不敢往深圳的话,那却都是扯淡。
      想想咱一个少年吃不饱饭的穷孩子,一十七岁少小离荚冬既降的住四川的麻,也受得了湖南的辣;辞职后更是纵横大江南北黄河上下长城内外几十省,什么酷暑严冷风霜雨雪甚或江湖险恶的没见过。
     就包括听什么不懂鸟语,实在也只算是借口。要知道,中国这块地儿,是咱自己的地盘,普通话那也鸣国语,会就行了。
     可不是吗?连白皮长毛的都在学普通话,听不懂普通话的中国人,咱也没工夫多打理他。当然了,不懂鸟语,可还有花香。有时,必需得跟香港公司沟通,其实听不懂相互的国语时,就只好英语侍候,这倒明明白白的、没误过什么事。
     那朋友们问了——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到底为何不往深圳呀?
      实在,在我望来,深圳是这样往理解的。
      首先,深圳是集团化的都市,是大资金拼杀的战场。作为全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早期来深圳淘金的人们,大都已经拥有雄厚的经济基础。再加上汹涌而来的海内外财团们,已经紧紧地占领了其经济制高点。甚至,深圳原著民们,每家都在原来的宅基地上,矗起了十层八层的小楼。他们平时住在香港,按时归来收租,个个俨然千万富翁。
      其次,深圳又是无产者改变命运的乐土,是青年人拼搏的天下。来自全国各地的、想改变命运的打工者,有的是用不完的力气和最前沿的科学技术知识。混迹他们中间,哪怕是个老牌的“海回”,你一样会为自己知识的浅薄与老化而搓火。
         也就是说,深圳既适合商甲巨富的大资金运作争锋,又适合无产者改变命运的冒险之战,而唯独不适合那些人到中年的人。他们带着在内地辛劳打拼多年才积累下的那点菲薄单薄资金,投资于陌生的、激烈竞争的深圳。就算你拥资百万或数百万,假如你冒然投进深圳的话,也很难翻起哪怕是一点点浪花。
       这才是我一直不敢贸然南下的真正理由。
       人们常说,深圳是挣钱的地方。指的是年青时,来深圳挣钱;挣了钱之后,归家乡创业或养老。
      可以说,我现在来深圳,就似乎是在内地挣钱,跑深圳来消费来养老一样,有点儿倒行逆施的感觉,而这种感觉让我有点儿不知所措。
      俗话说“近怕鬼,遥怕水”。说的是,在离家近且大家相互认识的地方,少惹事,否则麻烦事会每天缠着你;而在陌生的、不了解当地情况的时候,首先要少说少做多望,不要马马虎虎冒冒失失地逞强好胜贸然出手。
     在离开家乡的最后几天里,我也不断地提醒自己——到了深圳,凡事一定要小心慎重。
    我所说的小心谨严,主要是指来到深圳,解决了燃眉之急后,不要贸然决定下一步的发铺方向。在陌生的深圳,我需要一个时期的观察和摸底,才有可能找到切实可行的生存之道。
      临走的前一天,成了新校长的朋友,递给我一张卡。对我说“大哥,我就给你照望着学校,暂别过户了。深圳那边要是不好混,你再归来,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兄弟目前资金不凑手,卡里只有十万,其余的恐怕要到年底”。
     钱,我是需要的。但也不需要太多。
      一路上,我还在想,一定把两辆车的贷款还上,再处理完这次货损的赔偿,应该三十万就够了。剩下的虽未几,但究竟还可以作为日后东山再起的原始资金。
      作为现代人,我的观念非常落后。从不习惯欠着别人的帐过日子,买车时银行的贷款一定要提前还上。我甚至想,这也是我可以三番两次地随时中止创业,又可乙+山再起的原因。试想,假如我背着一身银行的或什么其他人的债务,是不可能随时想刹车就刹车的。
     可到了深圳的第二天,我才知道——深圳的窟窿,比我预想的要大得多。 

无产者的创业战争(6):逆行深圳[转] - 水起风声 - 漫步云端,我心飞翔

                   无产者的创业战争之七:纸袋公司

 

   第二天是周六。早饭后,我就和太太一起去了公司。
    离春节还不到九个月,但感觉太太比那时憔悴了许多,脸上也失去了以往的光泽。一上车,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太太,就长叹了口气,幽幽的说,“终于不用边开车边打电话边想事了”。说着又转过头来问我,“沧州那边安排妥了吗?”。

    看着她操劳过度的疲惫神态,我赶紧安慰她。“放心吧,这次就在沙家浜扎下去了,除了房子和地,我都带来了”。

    “真的?这么快就定了”,她脸色晴朗了些。其实,这个决定,我已经跟她说了好几次了。用她的话说,就是想多听几遍。

    “再不是真的,家都没了。你就是不听话,非偷偷的干。这次真把我吓坏了”,我说。

    “谁让你就是不过来,这都不像家了。再说,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说完,又长叹了一口气。

    我赶紧安慰她,说不要紧,我来了你就可以少操心了。我还说,就不信在沧州能干,到了深圳就不行了。接着,我就边开车,边向太太了解公司的情况。

    这个所谓的货运公司,其实,和我原来想得也差不多。虽说买了一大一小两辆车,可连个办公室都没有,也没有充足的业务。太太说平时主要是在马路边“摆车等活”,这几天只有那辆江铃在路边摆着,那辆撞坏的大车还在修车厂呢,要等几天才出来。

    除了两台车以外,就是个皮包公司。不,纸袋公司,因为早上我看了,公司的一切,包括各种执照,就装在几个纸袋里。

    货运这活,不做不知道,听太太一说,才慢慢有点明白。其实,就跟老年间的镖局差不多。给别人运货,不光责任重大,还十个公公八个婆婆地管着,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活计。平时在路上摆车等客户,看到警察还得赶紧着蹽,跑得不快被逮住,还得罚款,求爷爷告奶奶好话说尽也不管用。

    想了想,我就问,“这运货,是不是也应该有长期稳定的业务关系”。

    “当然了。深圳这地方就是货多,运输量大。人家那么多大型的物流公司,可不就得靠稳定的客户活着吗”。说到这,太太又沉沉地说,“我当时也是想得太容易了,没想到竞争这么激烈。我天天都在打电话找客户,可快半年了,就稳定下来一个”。

    我渐渐明白太太为什么看上去那么憔悴了。给人运货的责任很大,临时出现的麻烦事有很多。比如,装货时发现货和事先说的有出入了;货物数量不对,司机却没有发现了;收货人不配合找麻烦了;路上堵车造成晚点了;车在路上出故障了或违章被扣了,等等都是不可预计的事。  在正规的货运公司,都有专职的业务员、操作员和调度员,负责联系开发客户、随时了解车、货的在途状态、跟单操作、车辆调度安排和处理突发事件。可在我们这个纸袋公司,本该这几大员操心的事,却都是忙活太太一个人,还得利用上班以外的业余时间。

    一段时间之后,我也发现,公司虽然只有两辆车,可经常一整夜,就能接到出车在外的司机打来的几个电话,根本就无法正常休息。

    问电话、地址,说找不到人什么的,这算省心的。怕的是半夜车坏到路上了,或跟别的车刮上了。也甭管是什么时候,车在外面的时候,只要电话铃响,这心就算提起来了。实际上,自从买了车之后,只要这车还没有回来,就算司机不来电话,太太这心也没有放下过。

    其实,这人生也好,事业也罢。有许多看似简单的事,对讲究完美的人来说,处理起来却是十分繁杂的。商业合作中,讲究的是双赢。想双赢,就必须得既要坚持原则,又得有妥协。说到妥协,实际上就是一个让步程度和利益转换的问题。

    可太太偏偏又是个喜欢追求完美,不善随机应变的人。她总是幻想着把那些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各种麻烦事,都能立马就能断个是非曲直,处理的完完美美、一清二楚。所以,这写到脸上的憔悴是既有外因也有内因。

    看到这些,我倒觉得看不看那所谓的“公司”,已经不太重要了。我已经暗暗定下了心——买车的银行欠款,有二十多万,我先还了;然后想办法找几个长期的客户,稳住两个车的业务量,至少让它们有点儿事做,别月月赔钱;再然后,就是找个别的行业做为新的创业点,最好再把这两台新车给用上。

    算盘打得如意,可我晚饭时了解的其它情况,又让我的刚刚定下的心瓦凉瓦凉的。

 

   无产者的创业战争之八:残垣断壁

 

无产者的创业战争(6):逆行深圳[转] - 水起风声 - 漫步云端,我心飞翔

俗话说——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说的是,做事前,可以学习和借鉴一下别人的成功经验教训。不过,如果你想在创业时模仿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则成功的概率不会很高。
上午了解了目前公司的状况,又从太太那里,知道了些货运行业的特点。晚饭后,把我绞尽脑汁地琢磨了一下午的初步想法,拿出来和太太商量。
起初,太太一直点头称是。可当我说到下一步的打算时,太太流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我的打算是,提前还了银行贷款,稳定了公司业务之后,再寻找一个新的创业切入点。
本来嘛,眼下这个公司所从事的货运行业利润低、责任大,又这么不好找客户,让我有些望而却步。可人总不能闲着,还真把深圳当养老院了?总得再踅摸个第三次创业的机会。
再说了,既然我人已经到了深圳,与太太兵合一处了,往后这深圳就是真正的家了。人也越来越来老了,不比从前了,不想也不能再满世界得漂了。必须得稳定下来,就地生根,就地找事,就地东山再起。
虽然以后做什么行业还没选好,但心里还是有底的。我带的现金虽然不多,可解决了公司遗留问题之后,仍有百万左右。再说还有一些股票,虽说还被套着,可关键时刻,也能拿出来低档一气。另外,这几年,给太太陆续打过来的钱,就没有百万,也有八十。也没听没见她用过。
有二百万在手,别说是在深圳,就算在美国,小心翼翼地起步一个精挑细选的事业,也不会有太大的困难。再说,钱再多了,还叫创业嘛。
况且,又有前两次成功创业的经验,慢慢地眼也练毒了,说话办事,都能直奔主题,相信也会少走不少弯路。
之前,特别是来深圳的路上,之所以紧张害怕,一是总觉得人到中年来深圳有点儿“逆天行事”的感觉,二是因为普通人大都存在着的“近战心怯”。当兵打过仗的老兵都说过,战前都尿裤子了,可枪声一响,就忘了害怕了。等到身边有战友倒下去,人就打红眼了。话说回来,辞职十年了,无论身处什么环境,倒也没真正害怕过。
可那天晚上,我才那么一提,太太就趴我腿上哭了。她说“别提那些钱了,都没了。你这次要不来,就真的顶不住了”。
头上有炸雷的感觉。无奈之中,我一边哄她,一边弄清了真相。
原来,九几年,太太的一个远房的亲戚,到了深圳无依无靠,就只好先在我们家里住了个把月。后来几年失了联系。
零一年,当太太又见到他时,已经俨然一个成功人士。一问才知道,他的创业过程非常之简单,就凭一双眼。先是四处踅摸有商业开发前途的旧厂房,以非常便宜的价格租下来;再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装修成功能各异的商场;最后租给各个商户。
那时,深圳建市不久,只要是房子,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像现在,要改变房子的用途,还得经过专门儿的审批,他首先开发的就是桃园路附近的一个陶瓷艺术品市场,利润非常之高。在那个各显身手的时代,尝到了甜头的他,就一个接一个的租入租出,不几年就成为了巨富。
看人家挣钱容易,太太也就认准了这是一条极好的发财之路。毕竟还是怕自己没经验,有点儿胆怯,就和几个闺中好友说了。没成想几个人一致赞成,都说这是一条发财的捷径。
深圳人胆子大,说干就干,就一起四处打听哪有空闲的车间。最后,在年底租下了被居民楼包围着的,深圳金地工业区的一幢八层楼房的下面四层。说是两层仓库,两层商场。
一租就是五年,用了半年的时间,给一、二层安装了中央空调,和自动扶梯,并对首层进行了出租前的大致装修。
市场是无情的,装修好一年多了,可愣是一个商家都不肯来。
这时,她们几个“股东”才算冷静了下来。可前后,一共花了四百多万,是太太和三个朋友均摊的。按她们商议的结果是,都投入了这么多了,总不能说不干就不干了。况且还欠了金地集团半年多的租金。
最后,太太告诉我,开始没和我商量是想给我个惊喜,后来没有告诉我是怕我害怕。
我终于明白了。现在的情况是,如果接着干,就还得投资;不接着干的话,前面投入的四百万就算是打水漂了。
没有别的办法,我说明天是星期天,我跟你去看看你们是怎么招商的。
第二天上午,当我和太太来到位于金地工业区的那座已投入了几百万的八层楼前。楼房的正面,悬挂着巨幅招商广告。可由于楼前的街道狭窄,要走到很近的地方,才能看到上面写得广告内容。
       我和太太首先在楼房外面转了一圈,发现四周根本没有足够的停车场。我暗暗叹了口气,跟着太太走进了这装修不错的一楼。这首层足有四米高,吸顶灯成排地镶嵌在新吊的天花上,新做的地面足足有三千平米,堂皇大气。要光看里面,也的确有办商场的样子和潜力。
靠近大门,有几个人正围着桌子打牌,见我们进来了,赶紧满脸堆笑地站起来,一边说这几天没人来,一边给我们递上矿泉水。
       太太和这几个招商人员和保安了解了一下这几天的情况,我们就顺着自动扶梯,走上二楼看了看。地上只做了麻面,没有铺瓷砖、顶上裸露着中央空调的管道,也是空空荡荡。
我们没再上三楼就直接下来了。这时,工作人员已经打开了一楼的灯光,顿时显得灯火辉煌。可一想到这“商场”四周窄窄的街道、老旧的居民区和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停车位,置身在这辉辉煌煌的一楼大厅,就像身处残垣断壁一样。这可是价值三百万的“残垣断壁”,诺大的水瓢,平生仅见,一念至此,顿时揪心的痛。
前后待了半小时,我们就开车返回了。

无产者的创业战争(6):逆行深圳[转] - 水起风声 - 漫步云端,我心飞翔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